<address id="llrhr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llrhr"></form>

            您好,今日

            微信
            微博
            您當前位置:
            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榜樣>正文

            君子律師行天下——專訪《民主與法制》周刊總編輯劉桂明

            時間:2020-12-31 10:29:52來源:華聲晨報作者:袁翠微 張鋒

            配圖1.jpg

            劉桂明在“萬益講堂”第80講專題講座上分享《2020,我和我觀察的中國律師業》。宋佳茵/攝

            □本報特約通訊員  袁翠微  張鋒

              12月26日,《民主與法制》周刊總編輯劉桂明應邀到全國文明單位廣西萬益律師事務所,為近百名廣西律師作《2020,我和我觀察的中國律師業》“萬益講堂”第80講專題講座。
              一踏進萬益所的大廳,劉桂明被墻上掛著的幾十面榮譽牌所吸引:“全國創先爭優先進基層黨組織”“全國律師行業先進黨組織”“全國優秀律師事務所”……他不禁贊嘆:萬益榮譽墻上展示的多項榮譽牌匾,充分說明黨委政府、行業協會對萬益所在黨建工作、青年律師培養、公共法律服務以及律所規模化、專業化發展等方面成績的肯定。萬益所25周年的發展歷程也證明,中國律所要傳承百年、行穩致遠,就必須解決好代際傳承和梯隊建設的問題。
              劉桂明曾任中國律師論壇秘書長、《中國律師》雜志社總編輯,是清華大學、華東政法大學、西南政法大學等院校兼職教授,被業界稱為橫跨中國新聞界、律師界、學術界的“三棲人物”,學術成果頗豐,因而其觀察律師業視角獨特,見解精到,擅于總結,長于啟發。在講座中,劉桂明首先結合自己在律師行業的親身經歷與詳細觀察,由點及面地帶領聽眾感受中國律師行業40年來的發展與收獲。緊接著,他通過“來了—走了”“大了—小了”“多了—少了”“高了—矮了”“快了—慢了”5組詞對比作為敘述方式,清晰地呈現了律師行業2020年在改革、規模、專業、創新、傳承方面的重大變化,讓聽眾對律師行業的現狀與發展方向有了直觀而系統的認識,語言幽默風趣、妙語連珠,不時引來陣陣掌聲和笑聲。
              我們的專訪,就從劉桂明此次講座的初衷開始。
              華聲晨報:請問劉總編此次前來“萬益講堂”的初衷是什么?
              劉桂明:我1995年調任《中國律師》雜志總編輯,2010年調任《民主與法制》雜志總編輯,雖然崗位變化,但正如我新出的《因為律師》這本書里所說的一樣,除了律師業,從來沒有一個行業讓我如此關注,從來沒有一個職業讓我如此向往,從來沒有一個群體讓我如此牽掛!這10年來,雖然本職工作崗位不在律師行業,但我一直通過各種渠道、平臺與律師們保持溝通交流,一直密切關注律師行業。此次應萬益所邀請,我到萬益講堂和廣西律師分享我對中國律師業2020年觀察的心得體會,共同探討中國律師業的發展問題。

            配圖2.jpg

            劉桂明作專題講座。宋佳茵/攝

              華聲晨報:您覺得2020年,對律師業來說究竟是什么年?
              劉桂明:我用一組詞回答——“走了—來了”。2020年,一些年富力強的律師同仁因身體健康原因,永遠離開了我們,令我們感傷。我本人是“馬拉松”的愛好者,我呼吁律師們注意身體健康,鍛煉身體,量力而行,循序漸進,堅持不懈。2020年新冠疫情對各行各業都產生巨大影響,后疫情時代的世界必將如鳳凰涅槃煥發新生。十九屆五中全會勝利召開,“堅持法治國家、法治政府、法治社會一體建設”,律師業也迎來了新機遇和新挑戰。
              華聲晨報:2020年律師事務所發展情況如何?
              劉桂明:我用一組詞來表述——“大了—小了”。2020年律師事務所規模化發展繼續進行中,做大方式有“自然做大、一元做大、合并做大、聯盟做大、布局做大、邦聯做大、火炬做大、聯姻做大、巡回做大、專業做大”,北京、廣州還出現了小型律師事務所聯合起來“共享律所”的做大模式。可喜的是,在君合、大成、瀛和等部分律所規模化發展的同時,星來、周泰、望之辯等一批“小、精、專”的律師事務所也脫穎而出。律師事務所的發展模式,大小不是問題,合適才是關鍵。
              華聲晨報:2020年律師隊伍建設情況如何?
              劉桂明:我用一組詞概括——“多了—少了”。2020年,西部地區的貴州、廣西律師人數突破1萬人,全國律師人數估計應有50萬人(2019年底為47.3萬人)。因受疫情影響,2020年目標案源減少,部分律所預期創收減少。我們發現,當前律師行業管理運營人才欠缺,在未來,“律師”和“非律師”之間或將打破單純的服務與被服務的關系,逐步溶解律所乃至法律行業的壁壘,最終成就多領域專業價值的跨界整合效應。
              華聲晨報:2020年律師行業有哪些焦點問題?
              劉桂明:我用一組詞提煉——“高了—矮了”。2020年律師事務所在“物理”上變高了,如申浩所進駐上海中心75層,德和衡(深圳)所進駐深圳平安金融中心100層。律師業要發展,拔高辦公樓只是表現形式之一,不僅要講形象,更要講能力、講規范、講政治!要把握好政治高度和科學高度。張家慧案37人行賄,經一審認定18名律師行賄,該案在社會產生惡劣影響,令律師“變矮”了。律師業要發展,就要培養造就大批德才兼備的高素質律師人才隊伍,要朝著規范化、專業化、職業化方向發展。律師隊伍建設,增強“四個意識”、堅定“四個自信”、做到“兩個維護”,是根本政治要求;恪守職業道德執業紀律,依法依規執業是基本職業底線。
              華聲晨報:2020年律師業技術發展有何突破?
              劉桂明:我用一組詞點明——“快了—慢了”。受新冠疫情影響,2020年互聯網云技術在律師行業技術應用服務方面有了新發展。釘釘、騰訊會議等平臺的運用,律師之間、律師與客戶之間的線上線下交流融合;企查查、威科先行、北大法寶、無訟等工具的應用,律師可以更便捷地獲取數據和信息,iCourt、法天使等服務律師機構平臺的出現,將律師培訓、法律服務進行了區域連接和鏈接。在未來,人工智能對律師行業的影響究竟如何,值得律師業深思。在律師業快速發展的今天,資本開始進入律師行業。法學界泰斗江平老師在2020年桂客年會上表示:“我不贊成資本介入律師行業!”在當前這個“快”世界,律師行業在考慮發展速度的時候,是不是也應當考慮行業溫度?當我們跑得太快的時候,是不是應該慢下來等等自己的靈魂?
              華聲晨報:劉總編,剛才您用五組詞向大家展示了您眼中2020年的中國律師業。最后請問,對于2021年中國律師業的發展,您有何看法?
              劉桂明:我認為2021年中國律師業發展要考慮10個方面的問題,包括職業定位、市場秩序、執業環境、管理體制、內部管理、執業機構、組織機構、隊伍素質、職業形象、責任賠償。這些問題需要律師、律師事務所、律師協會、司法行政機關乃至社會各界共同探索、實踐、解決,方能促進律師行業螺旋式上升發展。我此次到萬益講堂的初衷就是與大家一起探討中國律師業的發展,其實也是探討律師要做怎樣的律師?我的觀點是:做君子律師,君子律師方可行天下。最后,寄語各位律師朋友:不論何時,不要讓我們的技巧勝過美德,不要讓我們的利益超過正義,不要讓我們的目標超過責任和使命!

            黄色网站三级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奥美毛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