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llrhr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llrhr"></form>

            您好,今日

            微信
            微博
            您當前位置:
            首頁 > 文藝作品>正文

            新韻舊韻之辯:好詩不拘如何用韻

            時間:2020-11-12 16:43:20來源:光明日報作者:

            紀錄片《掬水月在手》劇照 資料圖片

            《中華通韻》語文出版社2020年4月版 資料圖片

              隨著傳記電影《掬水月在手》10月16日上映,詩詞名家葉嘉瑩的傳奇經歷,激發起更多人學習、創作傳統詩詞的熱情。

              中華詩詞學會曾公布數據,全國每天新創作的傳統詩詞有5萬首。這些作品雖然都被冠以“詩詞”或“傳統詩詞”“舊體詩詞”之名,但它們所依據的規則并不相同。主要的差異在于用韻:一部分人用新韻,一部分人用舊韻。現代人寫傳統詩詞,該用新韻還是舊韻?爭論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“舊詩,如同古琴、京劇,是一種傳統,一種遺產,只能原封不動地保持下來。一些形式上的‘改革’只會損害它。”主張用舊韻的人,有這樣的看法。

              “當代詩詞是給今人和后人讀的,不是給古人讀的。新韻適合新的時代、新的名詞、新的意象,會極大地拓寬我們的創作空間,推動詩詞繁榮。”主張用新韻的人,有這樣的認識。

              兩種觀點之外,還有新韻、舊韻并行的意見。教育部、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2019年11月發布試行《中華通韻》,提出“知古倡今、雙軌并行”的原則。雖然這部以普通話為基礎制定的新韻書實施已近一年,但有關新韻和舊韻的爭論仍未停歇。

              時有古今:規則該變嗎

              “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……”在一個講解古詩詞吟誦的視頻中,葉嘉瑩有意把這句詩中的入聲字“白”讀得短促,發音類似“擘”,很像京劇中“白”字的讀音。她解釋:“古代的詩在聲音上是有格律的,如果用現代的普通話來讀,格律就不對了。所以有些入聲字,我讀的時候,就要特別提醒一下。” 

              從古至今,漢字的讀音一直在變化,這已是常識。

              “《詩經》《楚辭》,漢魏晉南北朝詩歌,每個時代的聲韻各有異同,不盡一致。隋唐時期有了科舉,以詩賦取士,特別是到了科舉制度定型的宋代,詩賦考試成為選拔官員的重要程序,這才需要制定‘國標’,否則考生與閱卷官員就無所適從。”中國韻文學會會長、南京師范大學教授鐘振振指出,“所謂‘平水韻’,就是應科舉考試之運而生的‘國標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歷史上,詩歌如何用韻,一度沒有統一規則,大體上隨著語音的改變而改變。直到金朝出現“平水韻”,此后歷經元、明、清三代,雖然北方話的語音發生了很大改變,但“平水韻”——也就是現在人們說的“舊韻”——一直保留了下來。格律詩的規則該不該變,是爭論的焦點。

              主張用新韻的人認為,規則不能一成不變。“白”字的古音是入聲,但普通話的聲調已經是陽平了,就應該按照普通話的聲韻進行創作。平水韻不僅與普通話差別很大,而且與唐人用韻也不完全一致。如果用平水韻檢驗唐詩,就會發現連一些經典作品都不合格律。比如元稹的名作《行宮》:“寥落古行宮,宮花寂寞紅。白頭宮女在,閑坐說玄宗。”按照平水韻的標準,“紅”“宗”分屬兩個不同的韻,是不能押韻的。現在還堅持使用唐人都沒用過的平水韻,無異于抱殘守缺。 

              但有主張用舊韻的人認為,不論是平水韻,還是更早的《切韻》,舊韻反映的不完全是當時的口語,而是綜合了古音、今音以及各地方言而制定的,沒有必要隨著口語的改變而改變。甚至有人認為,格律詩詞如果使用新韻,無異于破壞游戲規則,就不可稱其為“舊體詩詞”。 

              “文字讀音隨時代而改變,這個道理非常淺顯,古人也很清楚,但這不是棄用舊韻(平水韻)的理由。”在南開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汪夢川看來,任何規則都不是完全合理的,平水韻就是唐以后歷代詩人普遍認同的、較為合理的既定規則,完全沒有必要改變,雖然古人寫的近體詩有不合平水韻的情況,但畢竟是少數,因為平時寫作不必都按照考試的要求去做,“要想寫好舊體詩,必須過平水韻這關,這是當今創作舊體詩的基礎。要想不受這個規則約束,完全可以去創作新詩。”

              地有南北:方言之爭還是理念之別

              從20世紀40年代的《中華新韻》,到60年代的《詩韻新編》,再到這部《中華通韻》,數十年來,一直有人在為編制新韻而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“新韻唯一的優勢就是降低寫作難度,但是正所謂‘取法乎上,僅得其中;取法乎中,僅得其下’,這樣只會催生更多的半瓶水詩人。”汪夢川不認可編制新韻的做法,“如果達不到標準就降低標準,玩不轉規則就修改規則,只能使其每況愈下,不斷庸俗化,最終變得毫無價值。”

              新韻易,舊韻難?有人分析:平水韻更接近南方方言,新韻更接近北方方言,講南方方言的人容易掌握平水韻,但不容易掌握新韻,因此他們支持平水韻,而講北方方言的人用新韻更得心應手,用平水韻就比較困難,因此他們支持新韻。

              但也有不同意見:平水韻并不對應任何一種現代方言,北方方言、南方方言學習平水韻各有優勢,以葉嘉瑩為代表的很多當代詩詞名家,都是北方人。還有學者指出,現在互聯網發達,無論查檢舊韻還是新韻都很容易,雙方的分歧,并非方言之爭,也不是哪個更簡單、哪個更容易,而是因為理念的差異。

              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張海鷗是在南方教書的北方人,雖然不反對使用新韻,但在寫舊體詩詞時,他選擇用舊韻,也在課堂上教學生使用舊韻。張海鷗的理念是:“古代格律詩詞是用那個時代的韻書創作的,現代人閱讀唐宋以來的格律詩詞,不懂舊韻是一種欠缺。現代人寫格律詩詞首先要對這種經典文體有精準的理解和把握,學習者必須首先學會經典文體的基本規范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制定新韻書的目的不是取代舊韻書,而是將新韻的使用規范化、普及化,服務廣大群眾、詩歌愛好者、特別是青少年學習與創作詩歌等韻文的需求。在詩歌創作中,《中華通韻》與當前流行的舊韻書并存。在雙軌并行原則下,提倡使用《中華通韻》,但尊重個人選擇。”《中華通韻》的起草人之一、中華詩詞學會常務副會長范詩銀介紹,從目前已舉辦的兩次全國詩歌創作征集活動看,第一次參賽人數13012人,第二次參賽人數23230人,詩歌創作者們對《中華通韻》應用比較自如,作品質量比較高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場新舊聲韻之爭,人數相當,勢均力敵,曠日持久,迄無共識,恐怕永遠也不可能達成共識。”鐘振振說。

              雙方共識:工夫在詩外

              有人把新韻、舊韻之爭比作足球比賽,雖然雙方對有些規則的理解不同,一方主張踢尺寸大一些的球,另一方主張踢尺寸小一點的球,但對于最重要的規則并無爭議——把皮球踢進球門才算得分——無論使用什么聲韻,最終目的都是寫出好詩。

              “熟練使用平水韻只是基本功,并不保證一定能寫出好詩。”汪夢川的觀點非常明確。

              “今天很多初學詩詞者最畏難的是平仄,實際上平仄是詩中最形而下、最簡單的。”在《大學詩詞寫作教程》一書中,深圳大學副教授徐晉如寫道,“‘汝果欲學詩,工夫在詩外’,擁有器識和胸襟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不僅當代的詩人、學者有這樣的觀點,清代小說《紅樓夢》就借林黛玉之口提及類似的主張。香菱找黛玉學作詩,“黛玉道:‘什么難事,也值得去學!不過是起承轉合,當中承轉是兩副對子,平聲對仄聲,虛的對實的,實的對虛的,若是果有了奇句,連平仄虛實不對都使得的。’又道:‘平仄是末事,詞句也次之,第一是立意要緊,意趣真了,詩自是好的……’”

              “無論用平水韻、《詞林正韻》還是《中華通韻》,寫出能夠傳世的好作品,永遠是硬道理。”鐘振振的觀點同樣是:寫得好,用什么聲韻都可以;寫不好,用什么聲韻也無濟于事。他贊成中華詩詞學會的態度,新舊聲韻并行不悖,各從其便,各取所需,“只要在同一首詩里不混用即可”。(杜羽)

            黄色网站三级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奥美毛片